欢迎来到上海方银企业登记代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自贸区 > 上海自贸区 > 珠海市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央行将择时发布自贸区金融

珠海市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央行将择时发布自贸区金融

责任编辑:上海方银企业登记代理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6-02-27
分享到:

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央行将择时发布自贸区金融

距离中国(上海自贸区挂牌已经一个月有余,然而相关细则仍未出。正如冲高大幅回落的股市 ,曾经盛赞自贸区的舆论和信心似乎也开始急转直下。在11月1日上海举办的一场自贸区论坛上,专家、律师以及曾经参与上海自贸区方案设计的学者均表达了对上海自贸区未来的忧虑。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更是在当场质疑:“到底是上海自由贸易区还是上海不自由贸易区,是在上海试行开放,还是试行管制?”

高层博弈成障碍

通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秦悦民注意到一个细节:送审版的上海自贸区方案与公布版不同,公布版里面文字更简略。“从中可以看出博弈成分。理论上,上海市政府直接向国务院办公厅汇报,但是国务院下有各种‘会’,上海市政府不可能事事都直接跳过那些部门去请示。所以中央政府相关的职能部门(在决定自贸区未来)当中还是要起很大作用,许多细节不写也暴露了很多问题。”

社科院张明也观察到自贸区背后的深层次博弈。“这次上海自贸区的推进条条框框之间出现了很大的博弈。这次自贸区试验似乎是上海地方政府在一些高层领导推动下强力往上推,在此过程中可能没有太多与部委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协调。这导致不良后果是,现在上海方面提出了很多政策方案到部委那就无法通去。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障碍,上海自贸区获得更好的发展,条块之间一定需要协调,发生共识。”

秦悦民对上海自贸区名称的解读似乎也印证了张明的看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首先,‘试验’二字代表了不确定性。‘中国(上海)’也很有意思,要拿到中国这个名称对于企业来说太不容易了。很有可能最初上海方面提出‘上海自贸区’,‘中国’是北京加上去,结合‘试验’二字解读--上海在新一轮改革开放当中要有更多担当,做成了在中国复制,如果有一些不妥当的地方上海多承担一点。这个跟股东不一样,盈亏都是30%。什么叫做担当?如果不好我多承担责任,成的话我的功劳还是次要。”

此外,此前民间流传的自贸区方案中曾经提到将允许LME等境外交易所在上海自贸区内设立交割库,但遭到证监会等相关部门的反对,认为将对国内现有交易所产生较大冲击。而近日,证监会公开三令五申,境外交易所目前不得在我国境内设交割库,这似乎间接表达了证监会对自贸区开放程度的态度。一名业内人士也曾对和讯网表示,央行细则曾经下发但旋即又被全部上收。

秦悦民对和讯网表示,自贸区未来推进情况仍有很大不确定性,需要央行、外汇管理局出台相关法律。就现阶段来说,自贸区可操作空间较大的是融资租赁。

上海自贸区=不自由贸易区?

与唱赞歌的众多学者不同,张明显得与众不同,他直言对上海自贸区很失望。他说,“负面清单已经出台,从比较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与以前沿用商务部的投资指导目录来看,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是36项,自贸区是38项;限制类的产业指导目录78项,自贸区182项;加总起来限制和禁止类过去目录170项,而自贸区是190项。这到底是上海自由贸易区还是上海不自由贸易区,在上海试行开放,还是试行管制?”

此外,他指出上海自贸区“重金融轻实体贸易存在名不副实”、“服务业开放中的负面清单谈不上开放反而是管制加重”、“资本套利很难监管”三大问题。

中欧商学院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刘胜军也表示,负面清单一出,基本已经宣告自贸区失败了一半,下一个阶段就要看金融自由化的相关政策和改革力度,负面清单和金融自由化是自贸区最关键的两块。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也发出质疑:“上海自贸区是贸易自由化还是金融自由化?金融本身不创造财富,凡是离开实体的经济活动都是泡沫。约束上海自贸区的因素是什么?就是空间约束。如果真的开展货物贸易,28平方公里远远不够,28平方公里一定只能搞金融,建几座大楼,在里面敲敲键盘。”

开放很难促进改革 资本账户开放需缓一缓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潘英丽在现场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观点--人民币自由兑换不等于资本帐户开放,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来讲,货币的自由兑换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货币的自由兑换实质对应的是行政管制的退出,但是并不意味着资本市场的全面开放。

“国际上普遍认为货币不能自由兑换,货币怎么可能是国际货币呢?事实上,信用货币的信用主要取决有没有稳定的购买力,拿了你的货币能不能买到商品,而且价格是稳定的。中国假如制造业已经占全球30%,拿了人民币可以买到中国的可贸易商品之后,才是资本市场开放--除了能够买到吃喝拉撒,还要投资。”

在潘英丽看来,资本账户开放取决于两个条件:一、通过法律和经济的手段能否对资本流动进行监管检测,是否具备管理能力;第二,中资企业和金融机构是否具备在海外资产配制能力。从现在来看并不乐观,中国买美国国债平均回报率只有2%,美国的投资在中国平均回报率在中国则高达20%。如果上述条件不成熟,资本市场开放就是可能会带来很负面的影响,目前全球热钱都是虎视眈眈看着中国。

对此,张明也表示赞同:资本帐户开放速度已经足够快,应该稍微缓一点,慢一点比急一点好。“现在国内改革都遭到强大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但资本项目开放却只有少数几个学者唱反调,这个阻力很少,但是未来的风险很大。”

他说,在2001年中国入世之前,国企基本上退出制造业领域,是先有对内开放,国企退出。现在服务业名义上要开放,但如果不先打破垄断,先让民间资本开放,那么对外开放收效甚微,民间资本始终做不大,也无法促进中国服务业发展。上海自贸区或成为下一个“新旧的非公36”。

上一篇:珠海市上海自贸区首个地块北交所高溢价成交

下一篇:珠海市上海方银:外商投资的公司合并、分立注销登记应当提交的材料

咨询热线:400-8888-291

扫一扫二维码保存联系信息